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来源:唐山车网 编辑:唐山车网 2021-2-4 10:33:17

看中国大山大河不能不去四川。四川盆地西部,青藏高原与横断山脉相连,流出了众多江河。8年前,我们沿着岷江上溯,抵达壤塘果尔莫寺,深切感受了祖国山河的神圣壮丽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我们的路线

租车从成都出发,沿岷江上行,到都江堰,向北取道映秀、汶川,走317国道。到汶川黄岩观音庙后沿杂谷脑河上行,在鹧鸪山自然公园附近离开杂谷脑河,开始沿着大渡河的支流走,先是沿着梭磨河走到马尔康,之后梭磨河汇入脚木足河,过了白湾隧道离开脚木足河,沿着大渡河另一个支流杜柯河走。杜柯河又叫多可河,是大渡河的上游,果尔莫寺就在杜柯河旁边,从那儿可以看到大渡河在山谷间蜿蜒东流。

整个路程全部是傍着河流前行,我们能够进山的路,就是河流冲刷造地的结果。所有地方的人类都一样,都是在山与水构建的空间里生存。即使没有山的地方,人们也想方设法摆上石头,做成假山,为的是获得心灵的安宁。

过都江堰,路过绵虒,看到大禹的雕塑,当地人深信,绵虒就是大禹的故乡。古时候,这里属于西羌,司马迁《史记》也说:“禹兴于西羌”。

传说大禹的儿子启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孙悟空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。传说张良的老师也是一块石头幻化出来的。

如今在羌族和藏族当中依然后石头崇拜。我在汶川的羌寨看到一个专门展示石头崇拜的公园,展示很多块白色石头。羌人认为,白石是他们的祖先战胜敌人的有力武器,为了报答神恩,羌人便以白石作为天神和祖先的象征,并要杀牲祭献,顶礼膜拜。每家每户都要在神龛上供奉一块白石,因此,白石崇拜就成了羌人的传统习俗①。藏族的石头崇拜就更明显了,玛尼石在藏区几乎随处可见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汶川羌寨的白色石头

我猜测,与东北的林间百姓一样,四川西部青藏高原的人们开始也是在大山中,靠打猎采摘为生,后来他们顺着河流走到四川盆地,开始过上农耕的生活,然后再通过蜀道进入关中,再进入中原。这与大兴安岭的林间猎人进入草原,然后在进入中原的路径是类似的。

石头一个物化的纪念,是大山原始生活的一个图腾。藏人、羌人与现今的我们在很多年前很可能是一家。

经过汶川,我们看到了512地震后的新建家园,非常漂亮。从汶川向西沿着317国道西行,一边是滔滔的河水,一边是悬崖峭壁,周围的山海拔都大都在6000米以上。河水的落差大,蕴藏着强大的势能,我看到一辆前四后八的卡车翻到了河里,被水流不断的冲刷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大山上的溪流下泻成为瀑布

从车窗向两侧的山上望,偶尔能看到山顶或者山间有一股水线,在阳光照射下白的发亮,这些水流是渺小的,可是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冲刷,就能在山间开出一条溪流,这些小小的溪流会汇成大江大河,劈开阻碍他们东流的大山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大渡河

因为地转偏向力和离心力的作用,天然的河流必然是弯曲的,这个弯曲还是摆动变化的。在不断地摆动改道中,河流创造出了盆地、平原,哺育了万物生灵,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文明都是傍着河流产生的。

我们这次沿江上溯,亲身感受到了河流的伟力。317国道不是沿着河流一侧修建,而是顺着河流冲刷出来的平地,在左侧和右侧之间交错变道。这要感谢一个个跨河的桥梁,通过桥梁我们可以自由地穿插。

在没有桥梁的时候,人们要过河只能通过摆渡。当年红军长征,沿着四川盆地的外缘大山进入甘肃。当时很多河流,很多路段都没有桥,要想继续前进只能找渡口过河,所以才有了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的壮举。

这次行程其实就是沿着两条河流进行,一条是岷江一条是大渡河。杂谷脑河是岷江的支流,梭磨河是脚木足河的支流,脚木足河和杜柯河又是大渡河的支流。脚木足河与杜柯河汇流在一起叫大金川,大金川在丹巴县接纳牤牛河、小金川两条河后,水势更大,从此叫大渡河。

大渡河跨越了317和318两条国道,最后在乐山汇入了岷江。所以,也可以说,我们走的路是沿着岷江上溯的路。这条路跨越中国的第二阶梯到了第一阶梯,耗时10个小时多一点。

当我们到了壤塘浦西乡的时候,王力活佛已经安排友人在等候我们了。给我们每个人赠送了哈达。我们继续向一个山坳走了一小会儿,就到了大伊里村,当时已经6点多了,可是天依然很亮,犹如石家庄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。一些村民在路口转动着念珠,带着微笑看着我们,眼睛明亮,透着淳朴的气息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彩虹

我们从车上下来,难得赶上了彩虹,这里的雨是经常下的,东边日出西边雨,天上飘来一朵云,下一阵太阳雨,一会儿就雨过天晴。

虽然有雨气候却不潮湿,太阳光很耀眼。有太阳我们就感受不到冷。这是一个温暖的所在,节奏是慢的,是悠闲的,我在村口看到了一只狗,它慵懒地趴在地面上晒太阳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王力活佛的家是木头建的二层楼,他的母亲和妹妹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,拿来了大盒子的酸奶和白砂糖,还有人参果的粥,油条,奶茶。我们吃得非常舒服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壮美秀丽的大山 坐落着村落

吃过饭已经快10点了,我们上二楼,二楼的地板(木板)上铺了牦牛垫子,每个垫子上都有一个被子,一个个被子紧挨着。和全国各地来的客人一道,我们睡了大通铺。晚上的素食吃得很舒服,酥油茶也很养胃,在大渡河的喧嚣和松风中,困意紧随而来,一夜无梦,睡了一个好觉。

第二天用过早饭,我们从村里向山上走,抵达果尔莫寺。这是一处宁玛派的寺庙,是王力活佛发愿建设的,从选址到材料到建设,他事必躬亲,亲力亲为,经过了很多困难,终于在大渡河畔落成。

我们盘膝坐在经桌的后面,静静地等待仪式的开始。当各地嘉宾朋友,高僧大德各就各位,其时法螺吹响,法鼓敲动,唱诵佛经的声音响起,庄严祥和,一切都行礼如仪。远来的朋友和村民一一走上前去,接受摸顶祝福。领受送哈达、金刚结、经书等,经书由藏文写就的,一张一张没有装订,用黄布包裹。

一晃8年过去了,如今的果尔莫寺规模大了许多,庄严祥和,气象恢宏。这都是王力活佛全身心投入、弘法利生的结果。

他持戒精严,有大愿力,大慈悲。8年时间里,他不断研习学问,孜孜以求,佛学造诣精进很多。同时还投身公益教育事业,为当地的学校和学生募集了很多服装、文具等学习用品,让当地教育环境得到了改观。他还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政协委员,积极建言献策,认真履职。他还是坚定的素食主义者,不断地推广素食文化……

高山耸立,大河奔流。在6000米高的大山上,在大山柔和的曲线中,坐落着村落,有着勤劳智慧的人民,他们安详质朴地生活着。在时间的长河中,有王力这样的人在建设家乡,为让家乡更美好而努力奉献,还有一些人顺着大河走出大山,开创了新的局面,这个现象从大禹时代到如今,一直连绵不绝。

山河地理——从成都到壤塘果尔莫寺(从岷江到杜柯河)

从果尔莫寺展望

站在果尔莫,看着涛涛的大渡河奔流向前,仿佛看到她在乐山汇入岷江,岷江在宜宾汇入金沙江,从此她叫长江,长江流经泸州、重庆、宜昌、武汉、南京最后在上海汇入大海。她串联起了中国的城市,开启了中国的交通,塑造了灿烂的华夏文明。我也知道,从杜柯河上溯,就能到抵达大渡河的源头青海省果洛山。同属果洛自治州,中国的另一条母亲河——黄河就在距其100多公里的地方流过。

①  李绍明:《羌人以白石为中心的多神崇拜?中国少数民族宗教》,云南人民出版社 1985 年版。

[]
相关文章